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的五个亮点

内地港台 时间:2020-05-23 浏览:
《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的五个亮点-新闻频道-和讯网

即将通过的《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对现行《婚姻法》进行较大修改,结合社会发展情况,把实践证明成熟的司法解释上升为法律,更加注重家庭美德建设、婚姻关系的调整、子女权益的保护、离婚程序的完善,使之更具有针对性、操作性。同时,把《收养法》的内容吸收进婚姻家庭编,使之更完整更充实。总的来看,婚姻家庭编吸收专家学者的意见建议,采纳司法实务部门的经验做法,编纂水平较高,受到广泛好评。具体来说呈现了以下几个亮点:

一、注重家庭美德建设。针对近些年来过于追求物质生活,追求个人自由,造成离婚率高,不赡养老人、不扶养子女,引发社会失序等问题,《民法典草案)》第1043条明确规定“家庭应当树立优良家风,弘扬家庭美德,重视家庭文明建设。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互相关爱;家庭成员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这条规定体现了立法者对家庭伦理道德的引导规范,有利于鼓励人们对于优良家风的培养和社会整体风气的提升。

二、注重对婚姻关系的调整规范。《婚姻法》第7条规定了禁止结婚的两种情形,即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第10条规定了婚姻无效的情形,即重婚的、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未到法定婚龄的。第11条规定婚姻撤销的情形,即因胁迫结婚的,受胁迫的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或人民法院请求撤销该婚姻。《民法典(草案)》把“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从禁止结婚中去掉,对这种情形作了具体分析,如果结婚后治愈的,不能禁止;如果结婚后仍然不能治愈的认定为无效情形,由法院判决离婚。增加规定了患有重大疾病的情形可以撤销。第1053条规定:“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应当在结婚登记前如实告知另一方;不如实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婚姻。”至于重大疾病的范围,留给司法解释解决。针对婚前患有重大疾病的情形,另一方在婚后发现的情形,法律赋予当事人撤销权,如果基于夫妻感情,互相关爱,互相帮助,可以继续共同生活;如果不想继续共同生活,有权请求法院离婚。这样规定,更加符合实际,更加富于人性。有的学者认为应规定无效,容易造成公权力对私权利干涉过多,不利于家庭和睦稳定。

第1054条规定:“婚姻无效或者被撤销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这条规定赋予了无过错方的索赔权,通过诉讼程序保证无过错方的合法利益得到实现。现行法律规定对同居期间所得财产,由当事人协议处理,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照顾无过错方原则判决。法律赋予无过错方索赔权,借鉴了比较法上的经验,完善了我国婚姻无效和可撤销制度,有助于实现对无辜当事人的救济。司法实践中裁判的难点在于受害人受到的损失难以确定,如因胁迫结婚的一方,往往遭受严重的精神损害,也可能受到财产损害,受害人无法举证证明具体的数额。因此,需要法官运用自由裁量权酌情确定。

三、完善离婚抚养制度。《婚姻法》第36条规定:“离婚后,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哺乳期后的子女,如双方因抚养问题发生争执不能达成协议时,由人民法院根据子女的权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判决。”由于规定的笼统,实践中常常出现因抚养子女纠纷不断,影响正常生活。对此需要具体细化。《民法典(草案)》第1084条规定:“离婚后,不满两周岁的子女,以由母亲直接抚养为原则。已满两周岁的子女,父母双方对抚养问题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双方的具体情况,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原则判决。”至于怎么贯彻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交由司法解释解决。法官根据法律条文和司法解释规定,结合实际情况进行裁判。如子女已满八周岁,有一定辨别能力,应征求子女意见;抚养子女应从上学、看病、成长及生活多方面考虑,综合做出判断。

四、进一步完善离婚程序规定。《婚姻法》对“判决不准离婚的又提起诉讼的情形”没有规定,致使实践中许多夫妻不能及时解除婚姻关系,影响正常生活。为弥补这一漏洞,《民法典(草案)》第1079条规定:“经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诉讼后,双方又分居满一年,一方再次提起离婚诉讼的,应当准予离婚。”

五、增加最有利于被收养人的规定。《收养法》第2条规定“收养应当有利于被收养的未成年人的抚养、成长,保障被收养人和收养人的合法权益。”但是仅限于未成年人,而且没有与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相衔接。《民法典(草案)》落实《儿童权利公约》中“最有利于被收养人”的原则,与总则中“最有利于被监护人”原则相衔接。第1044条明确规定:“收养应当遵循最有利于被收养人的原则,保障被收养人和收养人的合法权益。”同时规定,“禁止借收养名义买卖未成年人。”惩治实践中存在的借收养名义拐卖未成年人的现象。

由于我国已经废除独生子女政策,实行两胎政策,《民法典(草案)》去掉了计划生育内容。《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也存在不足,对近年来全国法院推行的家事审判方式改革的成熟经验没有完全吸收进来,如设置离婚冷静期,判决离婚后发给双方离婚证明,夫妻共同债务的具体标准等等。